$website.title}

七宝论坛·“快男”陈楚生:有没有人告诉你,我这几年怎么度过

发布日期:2020-01-09 08:16:11

七宝论坛·“快男”陈楚生:有没有人告诉你,我这几年怎么度过

七宝论坛,文◈李天骄 摄影◈刘浚

2008年的最后一晚,深圳世界之窗跨年演唱会。

现场近四万观众中,“花生”们手持荧光棒,举着“陈楚生”的显示牌,聚集在舞台边最凸显的位置,期待偶像的登场。而千里之外海南的家人和朋友,也在电视机前等待陈楚生的亮相。

自2007年7月夺选秀节目《快乐男声》总冠军后,陈楚生成了海南的骄傲。在这场长达4小时的跨年晚会中,他将以接近晚会压轴的时间出场,足以见他备受的重视和宠爱。

然而,该登场的时候,陈楚生失踪了。所有人都找不到他,包括父母。

“在演出前一天,陈楚生参加彩排后,跟助理说了一声,‘我先出去一下’,就再也不见踪影。”一位现场的工作人员透露。在此前的彩排环节,陈楚生并没有敷衍了事。导演组对于他的离开也完全没有准备。

在陈楚生走后近24小时,导演组专门抽调了一位工作人员不停与其联系,但电话、短信全都没有回音。在直播前的紧急会议之后,导演组只能舍弃了陈楚生的节目。

一名名叫“大爱楚公子”的资深花生,多年后盘复现场的情景,很多歌迷在得知陈楚生不能如期登场,有失望有担心,很多小姑娘怀抱着“楚”字牌默默地流下了眼泪。

跨年演唱会失踪的疑云,笼罩在2009年最初的几天。

2009年1月7日下午,陈楚生终于通过某网站发表声明,“首先我没有失踪,这么多天让很多人担心了。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,我是一个成年人,一定会对自己的行为有所担当的,适当的时候我会对大家说明一切,今后的生活和事业规划,适当的时候我会跟关心我的朋友讲。”

陈楚生跨年夜为何失踪,当时不少媒体纷纷给出猜测。九年后再回顾,他当时与天娱传媒之间,在解约问题上愈来愈深的裂痕,成了这次失踪疑云中最接近真相的答案。

电视策划评论人“舞美师”透露,早在2008年9月前,坊间流传陈楚生解约情况属实,而协商解约没成,是不想为9月启动的新一届快男造成负面影响,只好口头答应快男后再提上议程。然而2008年快男因种种原因夭折,又赶上湖南卫视高层大换血,解约一事再次被搁浅。

在南都周刊记者面前,陈楚生不愿提起往事,只是简单勾画出前后的状态。在跨年晚会前一晚,他躲在房间里给经纪人写了一封信,包括他的情绪,还有一些没有解决的问题。

“失踪是一个下下策的选择。我不后悔离开,只是自己当时没有处理问题的能力和思维,选择另外一种方式。因为这件事情它所影响的人不只是我一个人,还有我的家人。”

对于失踪一事,圈内很多人在非议之下,还是给陈楚生一定的声援。摩登天空创始人、2007年快乐男声评委沈黎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陈楚生的那个案子是解约,我也能理解,消失只是一个结果,但是消失之前肯定会有很多沟通的事情,很多让人很不爽的事情,可能趋于比赛的一个结果来讲,他们(天娱传媒)可能会妥协,但一旦比赛结束以后,他们可能不会妥协。”

好像命运一把收起了华丽的魔毯,将他从半空中狠狠地摔下来。他被天娱告上法庭,索要1亿的天价赔偿,并停止了所有的演出。在此后长达4年的官司中,陈楚生鲜有在公众视线中出现,而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继续回酒吧唱歌。

这段真实又复杂的经历,在他看来,都已成为遥远的注脚。

“我没有想要去证明和对抗什么,我也知道这样做代价很大。但是在我内心里面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,如果继续这样下去,我就完蛋了。我完全就是一个提线木偶,我宁愿不要那些东西。我只想回到我最开始的最舒服的状态。”

这次逃离,让他想起了八年前逃离家乡到深圳的情形。相比幸运的是,年少时对广阔天地的向往,让他找到了自己,而不是彼时的迷茫。

年少

整整十年前,《快乐男声》决赛舞台上,当陈楚生手持冠军奖杯,面对台下数以万计为之尖叫的歌迷时,回想起第一次听到beyond音乐的那个遥远的下午。

那时陈楚生13岁,天涯海角还没有人满为患的游客,是一处略显孤独和遗忘的空间,远离时间的侵蚀,避开人群的喧嚣。这种平静、淡然的生活,也深深印在了他的性格和思想中,若干年后,他低沉独特的嗓音和内敛温和的创作,成了华语乐坛靡靡之音之外的一股清流。

1991年2月,beyond 应世界宣明会邀请,探访了战乱中的肯尼亚,七个月后,他们在香港红磡举行了日后被奉为圭臬的“生命接触”演唱会,将之献给非洲大陆的疮痍与蓬勃。

时隔三年后的一个炎热下午,陈楚生逃课到朋友家,几个对吉他略懂一二的少年,通过一卷录像带间接感受了那场演出的余威。全程120分钟的演唱,陈楚生没有离开过椅子,这支传奇乐队不仅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感官震撼,也让他感受到了温度——一个作品就是一个有温度的人,“它有脆弱的一面,也有理想化的一面,这种矛盾让我感觉有温度。”多年之后再盘复这一幕时,陈楚生才发觉,他多年来对音乐温度的追求和渴望竟来源于此。

这场演唱会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,像是掀起了世界的一角面纱,知道了天地何其宽与广,渐渐知晓了山外山、人外人,心中开始藏着滚烫不已的跳动的梦想。伴随着音乐带来的热血沸腾,少年说,“我要成为一名吉他手,我要找到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。”

自此以后,在全家人的反对声下,陈楚生依然堂而皇之地抱着吉他琢磨、研究。初中升入高中,曾一起打闹疯玩的朋友们各自离散,17岁还尚未习惯身边的空落和孤独,陈楚生开始用旋律记录内心世界。那时他还不会写谱,窝在天涯海角的阁楼里一整天,抱着吉他弹出旋律,一句句硬生生刻进脑海,再填上歌词。这是他创作的第一首歌,《想念》。

“还记得我们一起逃学吗/还记得我们一起抽烟吗/还记得我们曾经说过的那位漂亮女生吗/还想念我们的小店吗/还想念我们的沙滩吗/还想念我们曾经走过的那段光辉岁月吗......”

青春期尾巴时经历的孤单,让他慢慢练就自己独特的气场,好像他有一个完整缜密的世界,没有任何疏漏之处,可供外界入侵。

高中毕业后,厌倦了课堂的陈楚生没有选择继续读书,而是遵循父母的意见,在家里的摩托车修理铺帮忙。每天七八点钟来到店里,带着沾满油渍的手套,摸机油、汽油,拆发动机,晚上回家还要洗衣服,做饭。

这种日子持续两年,陈楚生最终向父母发起了抗议,“我有我自己喜欢的事情,我为什么不能去努力一把,我为什么就只有这一个选择,我的人生应该由我自己去选择它的方向。”

从19岁的陈楚生拿起行囊去到深圳开始,人生里的每件事情,一直由他自己掌控。“人生已经有太多妥协和不得不,在能为自己选择的时候,我都尽可能遵循内心的想法。”

到深圳的第一个落脚处,是老乡开的一家餐厅,做送餐员。在他的想象中。送快餐应该是成龙电影《快餐车》里那样“很酷”的画面——在一个很现代的都市里,穿一件牛仔背带工装服,骑着自行车,穿梭在人来人往的广场里。

但第一天的现实打破少年的理想主义:几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子,骑着一辆辆破烂的单车,两侧固定的简易篮子里放着快餐,有些孩子甚至直接拎着几个大袋子出去送快餐。

这种理想主义的特质,陈楚生一直保留到今天,时至今日,有些想法依然让他感觉自己和社会有那么一点格格不入。

陈楚生很快地调整了心态,加入到送餐的队伍中。工作了一个月之后,餐厅对面小巷子的一家琴行招生,一个月四百块的学费,占了工资的五分之四。他简单算了一笔账,除去日常的开支,拿着钱去报了名。

第一堂课他小秀了琴技,发现老师跟自己弹的差不多,然后大家变成好朋友,初露天赋的他,被朋友建议去酒吧驻唱。

到酒吧观摩的第一晚,陈楚生被这些酒吧歌手的技巧惊艳到丢失自信,“他们唱了很多英文歌,我当时就傻了,我在海南基本上没听英文歌,只听过迈克尔•杰克逊的名字,当时觉得太震撼了。”

但他还是在朋友们的鼓励下到酒吧试唱。第一次和朋友面试,陈楚生上身浅色衬衫下身深色西裤,踩着一双皮鞋,酒吧经理看他第一眼问一旁的朋友,“这个孩子是谁?”

“不管会不会唱歌,但首先要像一个歌手,我当时的打扮真的好奇怪,好傻的。”幸运的是,这个衣着混搭的少年和朋友一起,顺利地进入酒吧驻场。

在南都周刊记者面前,陈楚生回忆,没有哪一段时光比那时更奢侈更快乐,大把青春握在手中。“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,每天晚上去酒吧唱歌,步行一个小时的路程,我们一路都有得聊。没有酒吧唱的时候,我就骑着单车,在这个城市里面到处看,看到有酒吧招聘驻场我就拿笔记下电话,回到去的时候挨个打电话说我是弹唱歌手,需要我可以去试一下。我能够干自己喜欢的事情,又能够养活自己,觉得太开心了,快乐到不知道以后要干嘛,我觉得好知足。”

2003年陈楚生在朋友的鼓励下,报名参加湖南卫视“全国pub歌手大赛”。pub一直是孕育乐坛生力军的场所,韩红、杨坤等著名歌手,后来华语乐坛选拔出的实力唱将如张靓颖、王铮亮,都是从这里走出来的。

陈楚生原本想借用这次比赛,“认识更多的音乐人”,平和的心态反而让晋级之路带上了一点点幸运的色彩,在深圳赛区获得第三名(各赛区前两名进入总决赛)的陈楚生,因为有人退赛而替补进入总决赛。在这场被网友称赞评委规格“达到创纪录的高度”的决赛中,面对打分点评的华纳、sony、emi、bmg等全国十二家唱片公司的总裁,他以一曲发挥完美的《姑娘》夺得冠军。

虽然这场比赛没有带来四年后“快乐男声”的震动,但让陈楚生在全国的酒吧歌手中小有名气,收获了更多的掌声和认可。

三年后,他走上了更大的舞台,却迷失了方向。

代价

陈楚生被歌迷称为遗世独立的“楚公子”——他代表着梦幻,好似仙人一般与世无争,却有自己的独特天赋,但是他不应该属于这个喧闹的娱乐圈,不应该被名利所累。

2007年初,选秀节目《快乐男声》启动,朋友偷偷给陈楚生报了名,并一路不可思议地频频得胜,杀入总决赛。

许巍评价说,“陈楚生特别从容平淡,音乐性特别强,对音乐的把握非常成熟。只要他往台上一站,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内心对音乐的真诚,没有任何修饰,在当今的歌坛上十分难得。”

这个在人气和唱功都备受称赞的选手,在比赛未完时,就已成为冠军的不二人选。同年获得亚军的苏醒在总决赛前说,“最后我谁都不怕,除了楚生。”舞台的聚光灯从天而降,悬在他的头顶,但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更明亮的未来。

他被对焦在媒体的长枪大炮下,除了比赛就是面对镜头,同样的话要说千遍万遍,“那些话说久了以后,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很机械的人,那些回答很场面,非常的场面。”在一次接受采访时,他带着墨镜,刻意躲避镜头,声音很轻,用简短的语句回复记者的提问,这种聚光灯下的不适却被经纪公司和媒体误读为害羞。

有媒体甚至为博眼球捏造其为参加比赛抛弃妻子,“我有一点承受不了媒体的追问和放大,还有一些舆论的不客观。”“我有一点承受不了媒体的追问和放大,还有一些舆论的不客观。”

那时他已经预料到,如果走到最后,要面对更大的压力,面对别人对于自己所有一切隐私的深挖,“不能保留一点自己的东西,不敢说实话,很怕得罪人。”最后的三场,他甚至想过退赛,逃离聚光灯。

宣布冠军的那一刻,场下的所有“花生”为之尖叫,“楚”字的灯牌在台下晃动,跳动着的五颜六色的灯光,打在每一个人脸上。

陈楚生开始以“天娱”力捧的男歌手身份,出现在各种演出现场,“感觉自己像个花瓶一样,每天被放到不同的地方展示。”行程最紧张的时候,他要每天辗转三个城市。

所有的一切蜂拥而至,反而让他少了太多独立思考的时间,2007年参加比赛开始,他的创作产生于在酒店半夜睡醒的夜晚、出差的路上,创作的碎片用手机录制下来,回到家再整理成一首首歌。

这与他进入娱乐圈的初衷背道而驰。“当一个人入行时,是否有一些前辈对这个人做一个系统的了解,对他的音乐类型还有他的思想表达,有没有给予一个正确的引导。我觉得在现在目前这个行业里,远远不够。很多人甚至很多公司,其实更多是看到他在当下能够变现的一些表面的东西,而不是去挖掘他之所以能影响到某些群体的原因。”

一夜之间,好像全世界失去了耐心,大家都要快,更快,还有更大的利益。

他被寄予了太多的希望,被要求以一个正能量的艺人形象接受采访,“我很好,我过得很好。”这种表面的“好”,让他觉得完全不符合生活的常理。“艺人,首先是一个人,他肯定会和社会产生矛盾,和自己产生矛盾。这个才是一个比较人性、比较生活的东西。所有艺人只报喜不报忧,这会让喜欢他的人觉得这个人物很虚,也很单一。我觉得那很恐怖,那不是生活。”

2007年末下起了大雪,陈楚生在歌曲《一个人的冬天》中写道,“这个冬天没有给我惊喜,没有给我曾想象的画面......剩孤单一个我。”他似乎也通过这首歌,在影射入行以来,有很多东西没有给他惊喜,甚至背离了他的初衷。

孤独和迷茫渐渐侵袭,他感觉自己和世界之间隔了一层膜,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姿态与世界融合在一起,他开始看不清楚周遭的环境,只有去听从别人怎么说、怎么做,没有办法抗拒。“我是谁,在做什么,我自己都模糊了,在很多场合中的那个我,让我自己都感觉很恐怖,那不是我,那只是他们希望我拥有的样子。”

一年后,在《鱼乐圈》里,陈楚生唱道,“当自由和自在都远去说再见都来不及,所以我感到恐惧,所以我无能为力,游戏依然继续。”

想要离开的导火索是,公司花十天时间给他做了一张ep,这十天中有大部分时间因为巡演又没法唱歌,还有一天要拍摄mv,这对一向热衷于音乐创作的陈楚生是一种巨大的剥夺。“创作能真实地表达我的状态,思想和价值观,我很喜欢通过音乐来分享我在生活里面感受到的东西。我对物质没有那么强烈的追求,我只想有一个可以创作的土壤。”

对抗初露端倪时,经纪公司给予了陈楚生创作环境的承诺,可是当所有承诺需要兑现时,管理层迎来大换血,所有承诺又推翻了,而且沟通比原来更加的困难,甚至看不到希望。“(合同里)甲方跟乙方应该是公平的,大家一起商讨,一起完成一个共同的目标,而不是甲方来给你构造一个东西,把你塞进来,作为一个他认为合适的角色,我觉得是错的,从履行合同这一块来讲,甲方就是有问题的。但这也是娱乐圈的生态,谁都没办法改变。”

多年之后,陈楚生在歌里写道,“你的世界我不懂,说什么都没有用,我的世界你不懂,就别勉强再沟通。”

出口

酒吧,对陈楚生来说,是一个放松的地方,也是一处人生的退守之地。

在成名之后,他受朋友邀请到酒吧唱歌,却在微博上引起歌迷的强烈反对,理由是“掉价”。

这种言论让陈楚生很烦恼,他在微博上一一回复这些“反对者”。“在还没有被全国认识的时候,我只不过是被酒吧里几百个人认识的一位歌手而已,只不过是在酒吧里一个热爱唱歌的普通人而已,他们根本不了解我,所以根本就没有资格来去跟我讲我应该去哪唱,我有自己的选择,我有自己快乐的方式,而不是别人来告诉我,我要怎么样才快乐。”

当他逃离跨年夜的当晚,他也做好打算,回酒吧唱歌,“在那里,我会找到舒服的姿态。”

2012年感恩节当天,这场持续四年的官司,最终以陈楚生的一封致歉信和解。此后,他顺利签约华谊,华谊老板王中磊对陈楚生寄予期待,“我觉得楚生跟年轻时的齐秦一样,歌声很有张力和感染力。他是一个很单纯的人,我不希望他被过度娱乐化,我还是希望他能够认认真真地坚持音乐创作。”

虽然备受期待,但是陈楚生的日子依然迷茫。在2013年新专辑《我知道你离我不远》创作过程中,他渐渐遇到了瓶颈,“想写歌,可是没有什么感觉,写出来自己也不满意。”在限定时间内的创作,让他很急又很无力,依然躲不开日复一日的商演。他开始反思,“在这个行业或者是在面对音乐的时候,我究竟做了多少。”他坦言,“那是我最低落的时候。”

熟悉的声音又出现,“不可以再这样下去。”

2014年上半年,他只身一人跑到纽约学习音乐,在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,他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静静地思考,未来到底何去何从,“这些年,我到底做了什么,我离音乐是不是越来越远了。我是不是这个时候要有一个选择,要做音乐该怎么做,如果不做就趁早别在这个环境再折腾了。”

这段时间的思考给他带来转机。

2014年陈楚生喜得贵子,而他也似乎重获新生,公司合约到期后,陈楚生做了一个大胆甚至在外人看来“近乎荒唐”的决定——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和乐队,“我决定自己为自己做主,我已经为了其他人的感受让自己不舒服这么多年了,我应该让自己舒服了。”

恢复自由身,成立工作室,并和多年好友王栋、陶华组建名为spy.c(侦探c)的乐队——希望队员“和一名侦探一样,对生活周遭抽丝剥茧,去发掘音乐上的无限可能”。

在独立的音乐创作环境下,摆脱了密集通告的压迫,他与乐队成员花更多的时间在音乐的创作上,细究每一个咬字、每一段音符、每一种音色,一直做到每个人都满意为止。在创作过程中遇到分歧,一般小事陈楚生和乐队都会当天解决,如果事情比较复杂,陈楚生会选择放几天,给大家一个思考的时间,将彼此好的创作想法相互融合起来。

经过两年的反复打磨,陈楚生和乐队在地下室改造的录音棚,制作出自己和乐队的第一张新专辑《35》。在这两年里,连儿子 demo 都知道,“去哪儿找爸爸?”——“地下”。

“这张专辑是一个全新的面貌,也是一个全新的我”。新专辑中的三首单曲《35》《秘密》和《来来回回》,封面分别是红色、蓝色和黄色。

对于封面颜色的含义,歌迷做出阐释:“红色是初为人父事业步入上升期的生活热情,蓝色是诉说十多年来事业像过山车一样历程的心底忧伤,黄色是对未来胆怯却小心翼翼前进的勇气。”

新歌律动强烈,音色、编曲与旋律逻辑都不同于歌迷往日熟悉的平和、深情。忧郁文艺气质都被收了起来,陈楚生的音乐开始有了更多冲突和思考。

新歌中的突破,让大家放佛看到了陈楚生的另一面,除了高脚凳上一束追光的静态,他还可以驾驭迷幻的电子律动。

电台dj王纯逸评价陈楚生,“对于陈楚生的改观,是在高晓松的《万物生长》作品集当中,他唱了一首《一叶知秋》。当时我想原来陈楚生唱歌是这么好听的,他是这么rock。在现在这首《秘密》中,我听到了特别好听的高音和特别迷人的低音。而且整首歌特别有层次,很吸引人。”

带着新专辑,陈楚生参加湖南卫视综艺节目《天天向上》。这也是主持人汪涵与陈楚生自“酒吧歌手大赛”以来,相识的第13个年头,在听完陈楚生的新歌后,汪涵一如既往地表达了对陈楚生的认可和支持,“在这几年来,因为种种原因(编者注:陈楚生曾遭湖南卫视封杀),我没有太多机会帮助我特别欣赏的这位歌手,我希望将来在更多的时光当中,我能有更多的机会,像以前那样帮助你。”

“好像不一样/我还是一样/再荒唐也要无畏的逞强”。这两年,陈楚生开始找到了自己。但工作室起步,过程中难免遇到困难,比如要花大价钱置办和更新设备。他也做出了小小的牺牲和妥协——参加综艺。“我对真人秀是比较抗拒的,我觉得各种情绪的表现不是表演,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流露。”

在某一期面试岗位的环节,各位嘉宾各尽奇能,姜潮调侃面试官,白凯南讲段子,陈德容放下女神身段卖萌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情境下制造更大的发挥空间,而陈楚生像一个真正来面试的职场菜鸟,按部就班地回答问题,有观众说,“陈楚生低调又配合的表现,使他成为戏剧冲突最少,镜头也最少的嘉宾。”

这档真人秀是应朋友之邀纯属帮忙,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抗了公众遗忘曲线的波形。“做工作室的前期,也希望能够维持这个工作室的运转,不会因为经济的困扰。”

陈楚生将专辑《35》送给自己,“是自我的一个写照,也是对这几年经历的凝练。”——“在失去和拥有之间,我开始懂得了满足。”他用“反思”来概括新专辑的主题——成立工作室后对现状的反思,对生活状态的反思,以及对音乐内容的反思。

35岁,陈楚生确认此刻自己是开心的。入行第十个年头,他选择避开喧嚣,安安静静地做自己所爱。35岁,年纪正好,依旧有态度和倔强,和“成为自己”相比,备受瞩目好像也没那么重要。

2016年12月31日,陈楚生时隔八年重新出现在湖南卫视的跨年晚会上,献唱老歌《有没有人告诉你》和新歌《35》。对于过去十年,陈楚生在微博写道“往事如风,浅笑而安”。

采访在晚上十点结束,窗外的黑夜被雾霾笼罩得模糊不清。多年前陈楚生曾在《颜色》中唱道,“你涂你的颜色,他换他的颜色,只有我,只有我找不到自己的颜色。”

“现在你找到自己的颜色了吗?”

“我的颜色蛮像城市的夜晚。大体上是黑色的,像我性格中比较安静的部分,但是也有灯红酒绿的点缀,像我放肆、叛逆的一面。在高楼上面俯视这座城市,它给你很安静的感觉,但是它内心的汹涌不代表没发生。它其实每刻都在发生。”

小南为“花生”争取福利:

① 在文末留言写评论,本周五中午前,点赞排名前3位的粉丝,每人可获取一张陈楚生签名照;② 在南都周刊后台回复“陈楚生”,可以听听他送给粉丝的一句话。

end